看人结了一次婚,新郎在裤裆里藏了把电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文摘


上个月回老家看人结婚,那场面比镇上看人杀猪还热闹。

现场简直躁的不行,一群壮男扛着巨木朝大门狠撞,试图破门而入,那声音都盖过了周边一万响的强力鞭炮。

不知道底细的人还以为是这户人家在喜迎高利贷上门收款。

听说在结婚的时候,把老公关在门外并任他自己设法攻入,是一种习俗。

但很多人理解不了,认为门里的人无情。门外的人也常因恼生恨,进而失去理智,成为暴虐野兽。

真攻进来了,丈母娘会不会一脸懵逼?

有些的老公通过线人,早就听到了风声,于是在亲朋好友中挑选了一批爱起哄、爱闹事、智力中等偏下的死党,提前半个月就养精蓄锐,用牛磺酸和蛋白粉每日强力进补,并在线采购了一批板斧。

枕戈待旦,摩拳擦掌,就他妈等提亲这一天,来一个鱼死网破。

上万块的精钢防盗门,来个钢对钢、硬碰硬,那股狠劲连门口的大红喜字都在流泪。

有的老公儒雅而睿智,利用现代化伐木机器,通过多年劳作历练出的专业纵向切割术,将城门化为尘土。

姿态潇洒,表情专注,伴随着门口高音喇叭播放的王绎龙动感电音,连旁边起哄的小逼都忍不住要跳舞。

不愧是CEO,令人佩服。

有的老公运筹帷幄,通过电话遥控闲人,在楼道里实施不间断爆破,一两尺长的雷管不要钱一般饱和投掷,就看丈母娘聋不聋。

聋,熏死你;不聋,炸聋你。打持久战,看谁先扛不住。不就是花点钱嘛,钱是什么?钱是王八蛋。

至于老公本人,楼下的高端吉利牌小轿车里,和性感司仪谈笑风生,还相互留了电话,备注名“客户李哥”,如羚羊挂角,似飞龙在天。

很多悲剧就这么诞生。

有些的老公眼见无法破门,心里又想快点把老婆搞到手,只好铤而走险,或乔装打扮、或改头换面,通过易容的方式潜入老婆家大院。

结果和不知道是小舅子还是野男人的潇洒男子发生肢体冲突,让这个喜庆的日子蒙羞。

也有仙风道骨的老公摒弃暴力手段,秉承闲云野鹤的得道心态,和三五好赌的朋友,席地而坐,斗地主。

平静、祥和、适意,忘我,偷得浮生半日闲,将婚姻大事抛诸脑后,把呼幺喝六放在心头。

10个小时后,门开了,在小舅子和丈母娘的注目下,还生扛了两局才散牌。

无为而治,不战而胜。

但天有不测风云,进了大门,还有二门。

英雄难过美人关。犁庭扫穴际,直捣黄龙时,突然发现有一众佳丽设置透明门槛,看得见摸不着,那种心情,那种似曾相识的情景,是个男孩都会扼腕。

大红喜字高高挂,紫衣佳丽房中游。别说新郎,就连伴郎也把持不住。

这时候就没新娘什么事了——新娘穿得还不如伴娘性感呢。

这会儿大伙就想着怎么进去,博得佳丽一笑,胜似喝酒三斤。

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给钱。

给钱门就开,佳丽笑开怀。轻车熟路,生张熟魏,如猪拱白菜,似犬嗅蔷薇。

一律800块,妥帖,到位,实在,一天接这么一单,赚的就是快钱,美人一笑,房门洞开。

有的被坑过,一回生二回熟。

调虎离山,声东击西,谎称红包来了,佳丽们一听就把持不住,城门一开,就有炮仗射入,炸得花容失色,乱了阵脚,自然众男子鱼贯而入,可谓计中计。

二门的争夺,以上算是文斗,也有武斗。更令人血脉喷张。

轻点的,有伴娘试图令老公忍受羞辱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然而她们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男人,门外众汉争相受这胯下之辱,个个都是韩信,人人都是萧何。

谁底线更低,谁笑到最后。

重点的,拼蛮力,硬碰硬。

守得险要地,不怕男推门。然而三美不如一汉,四女难敌双男。

她们不了解男人。

兴之所至,脑血冲顶,化理智为虚无,视木门为纸糊,一个好汉三个帮,众人抬柴火焰高,那薄薄的一扇门,又怎能挡住血性男儿的鬼畜之力?

就是晚上洞房时,得派人守着门,要不就等于是露天了。

门破新娘在,房春草木深;舍得一身剐,伴娘拉下马。

比的就是谁更狠,今儿不弄开这门,我叫你鸡犬不宁。

狠劲儿上来了,收贵利的都不敢这么躁——还不用负什么法律责任。

一通闹了,乘兴而来,尽兴而归。门外的体内洪荒之力得到释放,门内的大权在握之念得到加持,皆大欢喜,就是房子快塌了。

所以,很多人结婚后,开始怀念这份美好的躁动,于是他们决定——

再结一次。

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